你我有如隔镜视物

2019-09-24 作者:最热影评   |   浏览(125)

  内心的力量的确很强大,它可以幻化成任何一种你所不曾想象过的形态.犹如神谕一般,会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出现你的面前.内心会在光的照射下,变成不同形状和颜色.
  最后威库斯变成了很漂亮的金属色,和他手中的自制送给他老婆的花一样的色泽.他变成了一只"大虾",但是他此刻和那个MNU的行政官相比,他显得更可爱一些.他失去了形体,但他依然是他本质中所投影的样子.
  其实人只是需要安全感罢了,越熟悉的形体,越容易在意识上被我们认同."大虾"对"我们"来说过于陌生,毕竟他们的星球周围有7个月亮,隔阂本身就存在,关键看你自己怎么认同.看到最后我觉得这些外星人其实是很温柔的,他们拥有超越人类的武器.但他们没有使用,他们并没有像人类那样依仗自己的力量来决定自己的行为.
  人渴望力量,强大的力量,通过这样来武装其实怯弱的自己.看上去人的形体本身不具有攻击性的东西,但人为了武装和满足自己的欲望,残忍就像可以无限伸缩的光束,只要有可以让自己强大的东西,什么手段无所谓.只要能满足自己欲望的途径,怎样的形式并不重要.
  MNU的那个地下实验室就代表人类欲望的阴暗面,威库斯就像人类群体中的一个被放大的个体.一开始在他开始变成外星人的时候他执着于变回原来的形体.当飞船被击落的时候,当一群尼日利亚混合区的人要杀他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回不了家了,他本来要选择使用机器人逃跑,但是现实的残忍之光照射到了他的内心中,他选择了让外星人回家,很多事情殊途同归.他最后内心在送走了外星人和杀了那些追杀他的人的宣泄中获得了平静.
  我们常常把自己本身的肉体看作衡量自己的标准,高了多少,胖了几斤,于是我们认为自己改变,自己成长,自己有所不同.但其实能证明自己到底是什么的途径,就是那些本质,并不能用肉眼触摸,只存在于精神中的东西.比如在威库斯这样的情况下你会选择怎么做,我没有自信说出我可以在那样大的压力下,作出如他一般英雄式的举动.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当你本质已经变成了如MNU中一味追求力量中的人那样的时候,或者你认为什么地球人忠诚理论比较重要,体制和章程才是更重要的时候,你就会里所当然的让威库斯拿着你从来没有用过的一样超级武器来杀一个无辜的外星人.
  他们可以幻化成你生活中的情形,于是你可以为了一份工作丢弃你的朋友家人,或者将别人用某种残忍的手段挤下去.人除了那些让你获得权利和财富的力量,还需要内心的力量.
  每个人不要过于执着与外在的自己,,多去观察一下藏在深处的自己,也许是让这个世界残忍少一点的不错尝试,毕竟仅仅拥有力量,不能让大部分人幸福.

虽然很多逻辑设计不合理,但是作为一部商业片。拍出的来的东西已经很尖锐深刻了。

       重看《第九区》令人联想到了一度热映的《阿凡达》。同样是外星人题材,同样是有一个男主人公站在了人类与外星人这两个对立的族群之间。不同的是,杰克拥有了阿凡达的身体后,逐渐了解了纳美人的文化,最终融入其中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外星人,藐视地球人的我族中心主义。而《第九区》的男主人公威库斯同样意外拥有了外星人的身体,但从此他陷入了身份缺失的苦痛:我是谁?
    “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实际上是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人作为生物性、社会性和精神性的统一体,身份认同就有自我认同和他者认同之分。所谓自我认同就是个人对自我的现况、经验、期待、未来的主观知觉,它具有独特性;同时,也是一个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主体对自身身份的建构过程,具有连续性。个人无法孤立于社会存在,自我认同也是无法脱离他者认同。他者认同又称社会认同,是个人拥有关于其所从属的群体,以及这个群体身份所伴随而来在情感上与价值观上的重要性知识。个体对自我的认识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向内反观,其路径往往绕不开他者的存在,通过他者认识自己,依靠社会认同的需要建构自我身份。而最终目的只有一个:统一——自我认同与社会认同的统一。这二者如影随形,缺了任何一方,都无法形成一个完整而稳固的身份认同。于是,当字幕浮现“暴露74小时后”,观众看到的是在硝烟滚滚的废墟中,渺小的威库斯艰难地向前爬行。这是对自我身份艰难的求索之路。
    原来的威库斯是负责外星人事务的职员,一个慈眉善目的普通人,刚刚得到上级(同时也是老丈人)的提拔,担起了驱逐外星人的重任,置身于充满掌声和荣耀的社会认同之中。执行任务时的一个意外打破了原本的意气风发。他的身体开始变成“大虾”。陡然间,亲人抛弃他,众人在生命和人格上践踏他,其习以为常的社会认同被主流群体拒斥,被强加的新的社会认同是生物技术研究物,而这是威库斯的自我认同所不能接受的。为了能找回身份,回到过去的生活,他在第九区苟且偷生,极度痛苦时甚至剁掉了自己变异的手指;他回去抢流体,开枪自卫,却并不乱杀人,只是叫里面的科学人员走开;好不容易从枪林弹雨中抢回流体,他却得知还要等三年,于是暴怒发狂,翻脸不认人。这一切行动背后的动机只有一个:我是人类,我要找回我原有的身份(即恢复人类身份认同的平衡)。
    可见,社会认同对自我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也具有相当大的惯性。搜索飞机在头顶盘旋,威库斯慌不择路地躲入红背心家,可当这个危在旦夕的逃犯发现“大虾”的地下室时,他还是下意识地谴责红背心,站在一个MNU官员的立场。然而随着影片的发展,琢磨一些细节,对过去那份社会认同如此苦苦追求真的是必要的吗?
    曾经的威库斯在执行任务时可以烧死外星人的卵,还笑得无比光荣。这份残忍不是他的本性,只是他MNU官员社会角色的需要,他完成的是人类世界里特定情境下的规定动作。而当他失去这份社会认同后,作为一个实验室里的半兽人,他手握武器射杀一个外星人却痛苦万分。他当然不会认为是在杀同类,只是社会认同改变后,他本性中对生命的敬畏重新流露了出来。这点在上校库布斯身上也有所体现。库布斯的人物形象是野蛮暴力的。当他追到红背心家却打不开地下室的门,气急败坏地殴打“大虾”后,念着“一个大虾,一颗子弹”举起了手枪,但并没有立刻开枪。他用脚踩住红背心的脖子,冷笑地说:“难以置信,我拿钱就是干这事的。”如果他当真冷血便无须迟疑,其实他在霎那间是对生命心生敬畏的,只不过他这一丝怜悯迅速地被更大的社会认同所淹没了——他得完成一个军人的任务。威库斯和库布斯的那种残忍实际上是人类群体首脑建构出的敌我二元对立观念下的产物。他们之所以会对内心的真实感受视而不见,是因为有一个更大的诱惑在驱使。正如库布斯叩动扳机前所说“我爱看你们大虾死去”,他的自我认同无限趋同于社会认同,所达成的身份认同的高度统一使个人在世界的存在拥有了价值,这是令人享受的。价值是有多样性的,很显然,库布斯的这种存在价值也的确是不可爱,令人抗拒的。
    与其说威库斯在追求失去的那份社会认同,倒不如说他在寻找迷失了的存在价值。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只有回到过去,可以是拥有一个新的存在价值。失而复得的身份认同的统一使一个普通人迸发出了耀眼的意志火花,构成了影片的高潮——原本逃跑的威库斯返回战场掩护红背心登舱。逃跑的威库斯突然站住。镜头的远景是庞大的飞船,他的头扭向飞船,接着听到了杀红背心的对白,准确地说是接收到了小虾从指令舱发来的信号。而此时此刻这便是一种他者的认同——一份真诚的信任。实际上,这就是他感受到的新的社会认同——在大众面前他是败类,是生物基因研究物,在黑帮眼里他是充满能量的“唐僧肉”,而在外星人的心里他是救星。新的社会认同刺激了其自我认同,使之放弃了自私和懦弱,达成了新的身份认同。重新出场的威库斯变得十分勇猛,几枪轰得敌人血肉横飞,从汽车上一跃而过又一脚踩扁断肢,但对红背心说话时打开了面甲,当然实际上他完全可以不用如此就可以传声,这个动作意味着他从潜意识里流露出来了对外星人的接纳。更进一层的是受伤后,快倒下的威库斯让红背心先逃,说话时再次打开面甲“Go now before I change my mind,man”他对红背心的称呼用的是单词“man”。当奄奄一息的威库斯仰面倒地,望着指令舱在光束中缓缓升空,他欣慰地笑着。这便是自我价值的满足,存在的意义,无论是被界定为地球人还是外星人。
    导演对社会认同的探讨是从影片序幕拉开便开始了,大段的模拟采访的纪录式镜头令人应接不暇。导演特意用这种社会认同的角度构建人物威库斯,以及陌生的外星人“大虾”。这些纪录镜头看起来如此逼真,仿佛身边电视里的画面,然而观众的实际感受却是不真切的。通过零碎的采访,除了工作性质,观众看不到威库斯更多的个性特色。镜头前景一个黑人妇女控诉“大虾”的恶行时,后景垃圾堆上一个外星人正安安静静地自己翻垃圾,完全让人感觉不到威胁,立刻对人类的偏见和歧视提出抗议。
    影片结尾,“大虾”们跳出来把威胁到威库斯生命的上校撕碎了,无言中把威库斯认同为了同类。威库斯最后也的确完全成了“大虾”的模样。之前他为了拒绝“大虾”身份焦虑狂躁,而现在,他坐在垃圾堆上给妻子折一枝金属花,十分安详。“我是谁”的答案不是限于地球人还是外星人,也并没有完全的好坏之分,重要的是个体能否感受到自我的存在意义,而这个意义又是否趋于普适价值。

片中威库斯·范·德·马维基因变异被拿来做外星武器实验,平时视外星人生命为草芥的他,外星生命的善良DNA融合倒是让他的人性的一面觉醒了。他开始从生命的角度来看待大虾。看待那些能使他仕途坦荡第九区的住民。因为那时他的命运是跟它们联系在一起的。

丑陋,善良,在这部电影中对立。又在威库斯·范·德·马维完全变异之后得到了统一。

用自己的幼崽互相残杀来赌钱

 

下注大虾麻木而又兴奋

被肢解的大虾

这些镜头仿佛来自阿拉斯加的暴风雪冲垮了我自认为极度非人道的心理防线。

差不多在30年前,外星生物终于与地球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当人类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对方可能会施予的来势凶猛的侵略与袭击、或者是科技方面飞跃性的进步时,却始终没能达成所愿……。
  原来这些外星生物因为自己所在的星球遭受了战火的摧残,已然成为最后一批幸存者,他们来到地球并不是为了侵略和联姻,而是要寻求庇护。在全世界的重要国家首脑经过了会晤之后,他们一致决定在南非的第九区为这些外星生物建立一个勉强凑合出来的临时避难所,集中管理这些人类眼中的“异类”。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在地球落脚的外星生物的忍耐力也在慢慢被磨光,过于艰苦的生存环境,让他们越来越难以抑制住愤怒的情绪。控制和管理外星人的任务,已经被政府承包给了一家被称为“跨国联合组织”(MNU)的私人公司,不过他们显然对外星人的福利和待遇并不感兴趣,如果他们能够掌握随着外星人一起抵达地球的武器工程,就能收获想象不到的巨大利润……
  不过到目前为止,MNU的每一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因为如果想要激活武器网,就必须提取外星人的DNA,MNU的行为致使外星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已经处在了一触即发的边缘地带,尤其是当MNU的场地管理员威库斯·范·德·马维(沙尔托·科普雷饰)感染了一种神秘的病毒之后,他的身体也随着DNA的重组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使得威库斯很快就成了全世界追捕的对象,因为他同时也象征着MNU的武器实验中最有价值的关键所在--显而易见的是,威库斯无疑已经成了解开外星人武器技术的那把秘密的钥匙。受到了同类无尽的排斥和不友好的对待。对于威库斯来说,这个世界上似乎只有一个地方能够为他提供一处安身之地了,那就是--第九区。(以上为影片简介转自VIKI百科)  

当他看到人类被肢解时,开始变得彻底麻木,求生的欲望压过了一切。他只需要他的妻子,他的房子。和那份体面且收入不错的工作。为了这些,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做任何事。

卵被人类高温火枪喷射

外星人亦如畜生一般任人宰割。

也许导演刻意回避爱情这个主题以避免落于俗套。不管怎么说,让灵魂有触动的东西是值得推荐的。

我才开始觉得我良知尚存。

本文由必赢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最热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我有如隔镜视物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