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出行业乱象,写作神器

2019-11-07 作者:娱乐天地   |   浏览(67)

到了受众更广泛、影响力更大的影视剧行业范畴里,用写作软件抄袭的“网文界痼疾”暴露得更彻底。“金主认的一是IP,二是演员,唯独不看剧情。”这句话一定程度上道出影视投资的“潜规则”——烂不烂不重要,有观众买单就行。从这个层面上讲,“写作软件”的盛行,是行业乱象的“果”而不是“因”。

必赢下载官方网站 1

尽管这几个抄袭指控还有待定谳,但频频爆出的网络小说抄袭纠纷提醒我们,应当严肃对待并切实解决这一事关文化健康发展的突出问题。抄袭并非互联网时代才有的新鲜事,但网络小说俨然成为抄袭案件的“重灾区”。近几年频频爆出的网络小说抄袭纠纷,其实正是网络小说“野蛮生长”期问题的逐渐暴露。网络小说的IP化盛行后,网络作家除了通过网上阅读赚取分成,还享受纸质书版税、游戏和影视改编权收益等,特别是当网络小说改编成影视剧,作品受到了更大关注,也产生了更大经济利益。法律之外,只有全行业、全环节上的“零容忍”,才能扭转抄袭剽窃的恶劣风气,真正打造出有利于创造创新的文化空间——文化建设和文化管理迫切需要这样的“重锤”。

必赢手机app下载 最新版,必赢下载官方网站,热播剧陷抄袭让“写作软件”重惹争议

最近,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热播剧《锦绣未央》剧本被指与两百多部小说内容高度重合,涉嫌抄袭,被12位作家联名起诉,47名众筹诉讼费的编剧及无数互联网志愿者为12位作家提供声援。

网络;小说;抄袭行为;环节;编剧;文化;容忍;扭转抄袭剽窃;恶劣风气;改编

曾几何时,网络写手们还因其同质化的高产网文被讥讽为“人肉打字机”,但今天,许多写手似乎连打字也不怎么需要了。据新京报11月28号的报道,最近在卫视和网络平台播出的古装电视剧《锦绣未央》原作,被疑用“写作软件”抄袭219部作品。新京报记者在某购物网站上,亲自购买了几款价格从几十块到四百多块钱不等的所谓的“写作软件”并测试其性能,被其小说情节整合能力所震惊。

神器有多神

只有全行业、全环节“零容忍”,才能扭转抄袭剽窃的恶劣风气,真正打造出有利于创造创新的文化空间

同时,《庶女有毒》作者秦简坚持声称全书情节基本原创。但是该作者由于身份尴尬——于正工作室的签约编剧,业界视二人为“师徒关系”,此番辩解难逃网友将其和于正的种种“黑历史”联系起来。而此前被认为是“师徒”二人合写的剧本《美人制造》,就曾因涉嫌抄袭《邪恶催眠师》,被作者周浩晖告上法庭。

相对于《锦绣未央》是否涉嫌抄袭,人们更关注的是,被指控的作者竟涉嫌抄袭了219本小说,数量之多令人惊讶。难道抄袭真有这么大的阅读量吗?219本小说,仅读上一遍就要花费极大的精力,常人难以做到。由此,渐渐牵出了一件幕后神器网文写作软件。使用这一软件,只要输入所需关键词,再设定一下你想要的人物、场景等,一键确认后,上千字的故事梗概便可出炉。随后根据关键词自动填入情节,一部所谓的作品便可轻松问世,艰苦的艺术创作如有神助。有人计算后发现,10分钟就可轻轻松松地抄出1000字来。明眼人一针见血地指出,《锦绣未央》可能用的就是用网文写作软件自动抓取的。

近期,根据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楚乔传》被网友举报原作抄袭。同时,网文作家“匪我思存”在微博上指控网络小说《后宫·甄嬛传》《后宫·如懿传》故事架构和部分段落与自己作品如出一辙,甚至连记错的一句诗词,都被原封不动地“借鉴”了。尽管这几个抄袭指控还有待定谳,但频频爆出的网络小说抄袭纠纷提醒我们,应当严肃对待并切实解决这一事关文化健康发展的突出问题。

网络小说自互联网普及,一直抄袭泛滥。利用写作软件“批量生产”网文也是圈内半公开的秘密。至于写作软件的出现,更是由来已久。从某些职业的需求角度来看,写作软件的开发势在必行,例如在公文写作、体育赛事等较为简单的新闻写作中,一款智能的软件甚至“机器人”,如果能在极短时间内,根据关键字的提示生产出一篇文意通顺的稿件,未尝不是提高工作效率的途径。

在网上,这一写作神器能随意购买。在淘宝网上输入写作神器进行搜索,马上会出现诸如小说写作利器小说生成器码字软件等数十种商品,售价从10元至2800元不等。有的商家还提供包括4个版本的写作套餐,分为写作助手、手机版、电脑版及VIP作者版等。一个售价26元的写作神器就包括上千万字的素材,号称涵盖所有能遇到的写作场景素材,如奇幻、仙侠、灵异、科幻等,甚至还有小说掺水十六法。标价2800元名为大作家的写作软件,则包含武侠、科幻、悬疑、言情、商战、复仇等9种梗概自动生成模板,轻轻一点,即可获得两三千字的故事梗概。

抄袭并非互联网时代才有的新鲜事,但网络小说俨然成为抄袭案件的“重灾区”。在网络小说诞生之初,许多非写作科班出身的普通网友基于个人兴趣,在网络这个共享的平台上施展创作才华。这种通俗化的、与网民热烈互动的文艺形式迅速积累了大量读者,加之商业化浪潮席卷整个网络文学,催生了文学网站盈利机制,网络小说创作逐渐从个人化转向职业化、产业化,并孵化出一批粉丝众多、点击暴涨的作品。低门槛和高收益预期使得众多网民投身网络写作大潮,与此同时,跟风、抄袭、注水等乱象也层出不穷。蓬勃着,活跃着,同时也泥沙俱下,彼时的网络小说处在“野蛮生长”期。只是由于读者基本是青少年学生群体,这些现象并未引起主流社会关注。

然而,职业化的道路还没走顺畅,各种旁门左道却层出不穷。近年来各社交平台、八卦论坛有一种“奇观”:一旦有爆炸性的新闻话题,从部级“大老虎”落马到王宝强的婚变,都会强行被“李白预言”。不经意地,你就刷到了某首“诗人李白”写的藏头诗,例如“马蓉出轨”、“马航失踪”,甚至“特朗普选举获胜”都能被李白预言。这也是藏头诗软件的“功劳”,虽然经不起推敲,却也能迷惑很多语文没学好又不动脑的人。

一些诞生于网络作品的IP剧几乎成了抄袭的重灾区 网络图

近几年频频爆出的网络小说抄袭纠纷,其实正是网络小说“野蛮生长”期问题的逐渐暴露。当抄袭行为还停留在“网络”中时,由于取证难度大、诉讼成本高、惩罚力度小,许多原作者选择息事宁人。网络小说的IP化盛行后,网络作家除了通过网上阅读赚取分成,还享受纸质书版税、游戏和影视改编权收益等,特别是当网络小说改编成影视剧,作品受到了更大关注,也产生了更大经济利益。被抄袭者开始利用公共媒体和自媒体进行曝光,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与抄袭行为“较真”。

市场最终也会放弃“自带流量”的抄袭者

套路有多深

一位网络作家曾痛心疾首地写下这样一段话:我希望每一个抄袭者能够一笔一笔涂掉不属于他们的每一个字。对创作者而言,没有什么比直接拿走心血成果更加让人心痛,如果缺乏有效的法律裁决,抄袭行为将会受到纵容甚至获得变相鼓励。影视圈曾经流传“20%抄袭”理论——如果把20集戏全抄了,只要扩充到100集,法律就难以追究。这一“套路”是否真的奏效尚且不论,它尖锐地折射了当前文艺创作的浮躁,这种浮躁不仅破坏正常市场秩序,更导致作品千篇一律、机械化生产和快餐式消费等问题。

技术从来都是双刃剑,在文化创作领域,若不对此类技术加以规制,长此以往的后果不仅是声讨一拨一拨抄袭者、打几场知识产权官司的问题,危及的是整个行业的发展。尤其当网络小说成了IP,被影视化改编,问题会更为复杂。也正是到了受众更广泛、影响力更大的影视剧行业范畴里,用写作软件抄袭的“网文界痼疾”才暴露得更彻底。为什么那些掌握大资本的影视公司,在明知购买的IP已有抄袭争议的情况下还一意孤行?

近年来,由网络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剧十分红火。但人们也发现,一些诞生于网络作品的IP剧几乎成了抄袭的重灾区,《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寻找前世之旅》《热血长安》等纷纷卷入了抄袭风波。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指出,科幻剧的套路就是10个大女主都是傻白甜,其中9个都爱上了外星人,还剩一个来自海洋,这9个外星人加上这个海底下的人个个都是霸道总裁。青春剧的套路则是大多在高中时代谈恋爱,到了大学时代要有小三,偶尔要怀个孕,最后一定用撕逼来大结局。这种似曾相识、大同小异的情节其实已不仅仅只是雷同了,幕后的写作神器引发了一起起抄袭、侵权案。

需要反思的,不仅是创作者,更包括文化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试问,一部需要投入巨额资金、巨大精力进行改编的网络小说,投资方在之前不做“背景调查”吗?他们确实不知道原著作品涉嫌抄袭吗?投资方有意无意的“置若罔闻”也许只是利益权衡的结果。当下虽然有知识产权法律条文,但诉讼环境并不理想。两年前,某作家状告某编剧抄袭,历经19个月才最终赢得官司。尽管赔偿数额高达500万元,但电视剧此前盈利远不止这个数字,更有甚者,“抄袭”“剽窃”甚至成了夺人眼球的变相营销。

一句话,来钱快。资本逐利的本质决定其在投资行为中,道德伦理、甚至法律底线都是排在“利润”之后的选项,更不会去想对整个产业生态长远的影响。至于为何总是选择烂IP,某影视测评公号说得好:“金主认的一是IP,二是演员,唯独不看剧情。”这句话一定程度上道出影视投资的“潜规则”——烂不烂不重要,有观众买单就行。从这个层面上讲,“写作软件”的盛行,是行业乱象的“果”而不是“因”。

影视界只关心网络作品的粉丝量和点击量,不关心它是否由写作神器抓取合成的 网络图

法律是维护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从严执法、改善诉讼环境,是制裁抄袭行为的根本手段。此外,我们还要有更多元的途径,比如通过行业协会做好事前防范和事后处置等方式,让从业者不敢抄。比如,在一些西方国家,编剧工会承担着保护编剧基本福利、仲裁纠纷等职能,如果会员编剧有剽窃等行为将被工会开除,这也意味着他将被整个行业抛弃。法律之外,只有全行业、全环节上的“零容忍”,才能扭转抄袭剽窃的恶劣风气,真正打造出有利于创造创新的文化空间——文化建设和文化管理迫切需要这样的“重锤”。

然而观众是会成长的。从《幻城》《爵迹》双双扑街,到于正今年两部新剧都没上卫视且评分极低,对业界的影响不可谓不大。除了作品本身制作粗糙,更重要的是,上述提到的导演和编剧同有抄袭且不认账的“黑历史”,一定程度上也告诉业界和普通观众,想靠抄袭、IP和粉丝吃一辈子老本的路,是走不通的。曾经依附资本和市场的盲目性捞快钱,最终放弃他们的,也会是市场。

危害有多大?

当然,我们不能指望完全依靠观众“用脚投票”倒逼行业改革,整个行业的问题需要每个环节都做出努力。例如被视为“编剧的行业自救”的,知名编剧自发募捐资助网络作家维权的做法,且不论成效,至少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再比如,在利用写作软件抄袭的问题上,既然写手们可以利用大数据进行“再生产”,而此类诉讼中对于抄袭的认定往往是难点,我们在司法上是否也可以灵活些,用科技的手段“反抄袭”呢?当然,作为成文法国家,法律法规的变动还需要从长计议。

急功近利的影视市场导致写作神器的走红,原创萎缩使IP概念日渐盛行,由网络作品衍生出的影视剧因此而畅销。网站需要点击量,影视公司需要大IP,电视台更需要用IP剧去忽悠广告商,一些一眼就能看出抄袭痕迹的所谓作品一路受到追捧,这在客观上助长了写作神器的盛行。

□团子

对于急需大量IP剧的影视界来说,写作神器可谓生逢其时。影视界只关心网络作品的粉丝量和点击量,而根本不关心它是否由写作神器来抓取来合成的,它只关心是否会带来收视、票房及经济利益,而不关心它是否涉嫌抄袭;对抄袭者来说,不必苦思冥想、反复斟酌就能快速名利双收,这样就结成了圈内一条心照不宣的交易链。而原创者则成了这一交易链的牺牲品,因为打维权官司是件既耗时又费力的事。《锦绣未央》抄袭涉及219本小说,数量之大,涉及面之广,让任何一个作家都望而生畏。

写作神器其实是抄袭软件,它的升温甚至走红折射出的是影视界的乱象以及对版权保护的漠视。

本文由必赢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道出行业乱象,写作神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