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惊悚片的经典之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2019-09-27 作者:港台影视   |   浏览(148)

上学的时候看过《第六感》,当时觉得“哇!还可以有这样的结局啊”的感受。我这个人神经比较粗,倒也没觉得《第六感》有多么的恐怖,倒是觉得导演对影片结尾的处理实在是有创意。虽然《第六感》的头牌是布鲁斯·威利斯,但是正如“你是锄禾我是当午”兄的评论那样,那个小孩子的表演才真的是让人称道。不过看过之后仔细想想,其实剧情也还算是合理,我们只是一贯地认为,布鲁斯·威利斯饰演的心理医生是个活着的人,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只是个鬼魂而已。那个小孩可以看到鬼魂,自然也看得到布鲁斯威利斯。我不得不佩服编剧的想象力,完完全全地出人意料可是却又在合理之中。

《小岛惊魂》里妮可基德曼的演技被很多妮可迷大肆追捧。
的确。妮可基德曼的气质和影片的氛围相当吻合。
但说到演技。我真的要赞叹一下《灵异第六感》里
当时只有11岁的海利·乔·奥斯蒙特。

      为了制造气氛,我们熄了灯。只是不到十分钟,在素子的要求下,又打开了。

不得不说,故事讲得太好了,场景的布置、悬念的设定、情节的发展、妮科尔基德曼和那位老妇人的表演都是很出彩的。从未散去的迷雾、吱吱作响的老房子、厚厚的窗帘、灰色的家具等等无一不让人感觉到压抑。

从表情到神态、从眼神到气场,从说话的语气到语速,
娘啊,这小孩简直就是为演员而生的。
并凭借《灵》获得金球奖、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双项提名。
他在《阿甘正传》中也有相当惊人的表现。
然而。当我在网上看到他现在长大的照片时。简直当场晕厥。
算了。不贴丑照了。破坏我美好的印象啊。

      关于片名

结局当grace疯狂地撕扯灵媒手中的本子,拼命摇晃桌子的时候,维克多一家人去只看到飘在半空中的碎纸屑和怒吼的桌子,那场景好像《寂静岭》中最后的那段,同在一个时空,却谁也看不到谁。

当然。还有我爱的《电锯惊魂》系列也突破了一般恐怖片肤浅的内容模式。
谁能说用鲜血和死亡的形式拷问人性
不是一种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呢?

      故事情节

看到了“你是锄禾我是当午”兄的评论:

很多人都不喜欢欧美恐怖片。
认为那些都是集恶心、血腥、怪异为一体的视觉冲击片。
其实这类片应该称之为科幻片,如《异形》、《生化危机》之流。
这些片,看看活人是怎么被大卸八块的,怪物的口水是怎么滴下来的也就够了。
看完可以立马放回收站,注意,还得习惯性点点回收站的“清空”。OK完事。
而你要真正看看欧美的惊悚片,也不乏经典之作。
经历了香港恐怖的“鬼屋”、日韩恐怖的“城堡”,
欧美恐怖片中的优秀之作更擅于让你心底无中生有地想出鬼来。
也就是人们常常评价的“心理悬疑”。

      观后感悟

虽然我没有被吓到,但是结局还是挺意外的。《第六感》的意外时新鲜,《小岛惊魂》的意外则是自然而然的。值得一看。

最终三个仆人的真实身份由三座墓碑揭开了。
而他们一直保守的秘密阴谋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前面所有的人物对白、场景细节、情节铺垫都让人恍然大悟。
弯转得虽急,却合乎情理,让观众心服口服。

      PS:妮可-基德曼的表演狠精彩,握枪搜索的、持灯查看的、迷雾行走的、猛拉窗帘的、念诵圣经的。。。

一直以为那三个仆人有什么阴谋,而结局却远出乎意料。仆人并没有什么恶意,根本不存在什么阴谋,也没有人有恶意。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在她的脑海中杜撰出来的。对于她的子女,她充满了母爱,由此,她有了对孩子们苛刻的理由。长期的空间上的自我封闭让这个女人的心开始封闭起来。她疯了,杀了孩子们,然后开枪自杀。

《乘客》08年由安妮·海瑟薇出演的惊悚大片。
另外两部《小岛惊魂》、《灵异第六感》是从豆瓣上搜出来看的。很过瘾。
之所以放在一起说。是因为这三部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
死了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并在影片结尾最终知道自己死了的故事。

      “LOST”中的“the others”就是如此。

《小岛惊魂》实在可以称得上经典,想不到美国人也可以拍出这样的恐怖片来。看惯了那些或低成本或大制作的好莱坞所谓的恐怖片,看着那些演员从始至终几乎都在人造血浆中打滚,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我有事都在怀疑,莫非E文中的“恐怖”和我们语言中的“恐怖”这个词不是一个概念?从《德州电锯杀人狂》到翻拍的《隔山有眼》、《人皮客栈》无一不是血浆片,要不就加上点人的肢体,以至后来我再看到剧中人的头满地跑都已经没有感觉了。

再后来。唯美的韩式恐怖异军突起。
穿着清纯校服的在校学生成为韩国恐怖片最热门的主角。
我更愿意把韩式恐怖定义为一种表情性惊悚。
也就是说,你并不是被影片里的恶鬼吓着了,
而是被主人公被吓着时的表情吓着了。
特别是恐怖片里面色清纯的女生,
柔顺的披肩长发、空洞失焦的大眼睛(一定要大,非常大的眼睛)
以及神秘无常的眼神和皮笑肉不笑的脸庞。

      故事在一个女人(女主人公格蕾丝)的尖叫声中开始,然后是三个仆人的到来,接着在女人对仆人的引见中,我们看见了一双天真可爱,但面色苍白的儿女——尼古拉斯和安妮。围绕着女儿安妮口中的“维克多”——一个存在于房子里却是一直不见真身的男孩而展开了惊悚的情节……

 简言之。
  《小岛惊魂》就是“哇,原来是这样啊。”
  《乘客》就是“靠,怎么是这样啊?!”

而《乘客》的叙事手法就更显拙劣了。
其实该片有的是悬念,有的是铺垫,然而方向铺错了。
之前的各种环节都在把观众引向一场飞机事故背后的权利阴谋。
片尾随着乘客名单的出现,剧情瞬间巨变。
然而观众却发现自己彻底被骗了,竟然是一群死人自编自导的一出戏。
而什么航空公司背后的秘密简直就是扯淡。
结局的确把人们shock到了,但转折生硬而不流畅,
甚至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惊魂”——个人觉得这样的字眼太直白了,如果确实够“惊魂”也就罢了,如果连我这个视恐怖片为恐怖的人来说,也觉得不过尔尔的话,那就搞笑了。

人们对于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总是下意识地选择逃避,不是不想面对,而是太过于残酷无法面对。

我不知道《小岛惊魂》是不是开创了“以鬼当人”的视角展开叙事的先河。
这是不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故事”呢?
不管怎么说,它的确是提出了一个相当有趣的命题。
当一个人真的死了之后,他会知道自己死了吗?
还是浑然不觉地在一个与现世世界完全相同的空间里继续生活呢?

      看到结尾的时候,突然有似曾相识、恍然大悟的感觉,3年前在寝室看过“Sixth Sense”(《第六感》1999),情节设置有类似,“英雄所见略同”或“借鉴”吧,反正它们相隔的时间也不久。

真正的恐怖绝不是血浆雨,而是那种你明知道它在那,但你却看不见。换句话说,真正的恐怖不是有眼睛决定的,而是有心理决定。

而相比《小岛惊魂》的悬念设置,就显得自然多了。
首先两个孩子见不得阳光这种怪病就够让人惊奇的了。
浓雾笼罩的大房子、女主人神经质式的举动、诡异而图谋不轨的三个仆人,
这些交错复杂的元素足够紧紧抓住观众的心了。
而片中留下的最大伏笔就是三个仆人对女主人隐瞒的秘密,
一直让我们觉得这三个人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同样是阴谋,《乘》就直接把观众引向航空公司推卸责任的阴谋,
而且是一个压根就不存在的阴谋。
《小》则是钓着胃口,只觉图谋不轨,却不知底牌到底是什么。)

     很少看恐怖片,尤其是血腥的,视觉上实在接受不了;至于悬疑惊悚的,也只是偶尔为之,挑战一下心理承受能力。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生命源于敬畏。而我认为恐惧是可以产生敬畏的。于是在一个对恐怖片很有研究的朋友的推荐下,选择了“The others” (《小岛惊魂》2001) ——鬼屋影片。

感觉实在是妙得很,这样的简评真是一针见血,直插在人的笑点上。

怎样处理好一个鬼片的结局就是导演需要面临的一个最棘手的问题。
九十年代香港系列鬼故事都是以把活人吓得死光光、
最终以魔鬼阵营取得全面胜利为完美结局。
当年小小的我就是在一系列《阴阳路》的长发鬼脸、惊声尖叫中茁壮成长的。
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一个人看恐怖片《夜半三点钟》,
看了三分钟压根没敢再看下去。
而大学期间拍摄恐怖片《替爱》使得我的恐怖之路有了质的飞跃。
从此。我在电脑前啃鸡爪爪,电脑里的恶鬼对着我嚼人骨头。
一样。津津有味。

      “小岛”——没看之前误以为是小岛探险一类的。如果说本片故事中的古宅是在某个岛上因此叫“‘小岛’惊魂”,那就有点怪了。如果理解成一种“孤境”,还是狠有感觉的。

呜,扯远了。接着说《小岛惊魂》。

比起《小岛惊魂》
《灵异第六感》和《乘客》就显得逊色好多。
后两者似乎太注重结局的震撼而忘记了一些恐怖片必备的元素。
悬念和铺垫做得不太到位。

      看恐怖片必要的前提是有同看的人、有舒适的坐地,枕头或靠垫是必不可少的道具,当然有个厚实有力的肩膀就更好了。

呃。习惯性跑题。
后来《午夜凶铃》《咒怨》系列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使得日式恐怖风靡全球。
如果说九十年代香港恐怖片就是一栋布满了死板机械装置的鬼屋,
那么如《咒怨》一样的日本恐怖片则是
由活生生的工作人员扮演鬼神来吓唬游览者的恐怖城堡。
这样的日式恐怖兼具视觉惊悚和心理惊悚。很有观赏性。
你总是对下一段恐怖场景如何恐怖充满期待。
如同期待《死神来了》里下一个目标如何死亡一样满溢着兴奋感。

      查阅之后,才知道影片原名是“The others”。无疑,这个名称是最确切的。“The others”——其他人,另外的人——自身之外的不可知的人,本身就笼罩有一种未知的恐怖气氛。

大多数韩国恐怖片也没有摆脱上面所说的那种“翻查旧案,平复怨鬼”的叙事模式。
不过令人惊喜的是,也让我看到了好多创新的元素。
《老师的恩惠》开始用暴力和血腥挑战观众的视觉底线。
《血的期中考试》巧妙地把柯南式案件推理和开心辞典式的推进式答题融入悬疑恐怖的氛围中。
《灰姑娘》则利用最流行的韩国整形文化狠狠赢了一把。
而我的第一部韩国恐怖片《蔷薇红莲》则以唯美的风格
以及文根英、林秀晶完美得无懈可击的脸彻底蛊惑了我的心啊。
看吧。怪不得韩国媒体每年都要评选“恐怖女王”。
女主角的超强演技才是韩国恐怖片的精髓啊。

      同看的人就是我新近同居的女人——素子;坐的地方是暖和的被窝,没有比这更舒适的地方了;靠的是紧贴墙壁的大枕头,没有比这更厚实的了。

嘿嘿。如果是我,我希望有人能通知我,我已死了,
不然到最后自己发现自己已经死了,还真是蛮恐怖的嘞。

      一部于6年前就已经上映的片子,由此可见我对于恐怖片是多么地生僻了。

不足的地方就是《小岛惊魂》这个中文译名真的是烂之又烂。
完全表达不出原名《The Others》与本片的完美契合之处。
怪不得这么多年这部经典之作居然被我的惊悚片法眼漏过。
这么乏味而陈旧的中文译名怎么可能引起我的兴趣嘛。

 

片中姐姐玛雅这条线索简直有点莫名其妙。
线索贯穿全篇,但最终作用好像只为了片尾卡片上的那两行留言。
在前面相当混淆视听,我老觉得这个没出现的姐姐肯定有什么不测,
说不定结尾能牵出了一段什么重头戏。
妈的。等到结局,姐姐P事没有。又被忽悠了。

原文引自我的博客:

这时候。恐怖片的结局也基本形成了开放式收尾的风格。
往往是前半部分展示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
然后主人公抽丝剥茧寻找真相,
最终查出多年前死魂怨鬼的悲惨人生,之前各种谜团终得解释。
最后的最后,怨气得以平复,生活看似恢复如常,
但新一轮的恐怖袭击悄然而至,影片也戛然而止,留下观众继续被忽悠。
这样的叙事设计在当时看来,的确是耐人寻味。
但现如今似乎已经变成陈词滥调了。优秀的恐怖电影人已经在开发新的领地了。

      二战结束后的英伦某岛的某座被浓雾笼罩的古宅里:一个丈夫在战争中杳无音讯的爱子如命的坚强母亲,两个只能在黑暗中生活的被妈妈严加教育和爱护的孩子,三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神情各异行事古怪的仆人。。。。。。

其中最爱的是《小岛惊魂》,绝对可以堪称惊悚片的经典之作。
无论从叙事、结构、悬念、氛围、心理、演技等各个方面,
都有独特而过人之处。

 

简言之。
《小岛惊魂》就是“哇,原来是这样啊。”
《乘客》就是“靠,怎么是这样啊?!”

     看的过程中,因为画面和音效,确实有些悚,但是不惊魂。换句话说,就是看完之后不会有不敢进卫生间的后遗症。推荐。。。

同时,恐怖片发展到今天也不单单只满足于吓吓人了,
引人思考、耐人寻味也成了恐怖片结局发展的一个方向。
2007年斯蒂芬·金的《迷雾》就是此类恐怖片的一出经典之作。
面对神秘雾气的威胁,人们在死亡线上作出了各自的选择。
是前进还是倒退,是拼搏还是守护,是查探真相还是坐以待毙?
而结尾360度的惊天大逆转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命运的无常、上帝的捉弄为这部惊悚片涂上了一层悲观主义的色彩。
最终不得不感叹果然是拍过《肖申克救赎》的斯蒂芬·金才能拍出这样的恐怖片啊。

      至于“黑暗”——太朴实了,源于情节中的两个小孩的“惧光”生活。

《灵异第六感》在将近50分钟的时候才揭露了小男孩可以见鬼的秘密。
这时候。整部片子的吸引力才达到了一个高潮的层面。
拜托。太迟了。谁会耐着性子用50分钟等一个高潮啊。

      素子的感觉是“被调戏了”,因为不够“惊魂”。

《小岛惊魂》好评如潮,好话我自然就不多说了。
不过真的被编剧鬼斧神工般的叙事能力shock到。
后来查到这部电影的编剧兼导演亚力桑德罗·阿曼巴竟然在自己不到30岁的时候就有了如此惊人之作。
对一个导演来说,可算相当有天赋了。
一部惊悚片吓到人很容易,震到人却很考功力。

 

      因为片中有强烈的母爱和天真童趣的展示,虽有大座古宅、厚重窗帘、木质地板、玻璃罩灯、黑白遗照、提线木偶、午夜墓地、浓雾弥漫等恐怖因素,但仍然很温情~

      最初得知的中译名是“小岛惊魂”,又译“黑暗惊魂”。

      看前必备

本文由必赢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港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好莱坞惊悚片的经典之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