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诺兰的脑残粉,黑暗骑士崛起

2019-09-26 作者:港台影视   |   浏览(134)

和前作相比,贝恩的“革命”有些太粗制滥造了,或者说诺兰在蝙蝠侠终章也无心再编织黑暗的人性对决,要给这部堪称伟大的蝙蝠侠系列画上一个在商业范畴内被认可的句号。对“体系”的批判被一出拙劣的无产阶级革命闹剧所取代,“体系”与人性的复杂性被善恶二元对立所消解,骑士的崛起回归旧式的资本主义浪漫英雄情调,群众作为斗争的主体缺乏一贯的推动力,充满人性挣扎的黑暗的哥谭市也迎来了光明的结局——这当然是大多数观众在不需要太废脑水也可以高高兴兴接受的结局。(韦恩三爬坑洞恍若青铜小强在世,米兰达最后的反水让人隐约觉得是一个馒头的翻版)。除此之外,蝙蝠侠依然是所有“侠”中最伟大的一个,因为即便是二流的诺兰电影,也比其他漫画英雄电影高出一流,(以上吐槽不过是爱之深恨之切的结果),黑暗骑士终章依然是今年院线最值价的电影,澎湃的节奏里俺在影院里徘徊久久不愿离去。

有剧透,请慎重。
    一口抬头就能看见到希望的井,一段诱人却无法越过的距离,在怀有希望的终极绝望中,只有两个人重生崛起:一个是当时还是孩子的塔莉亚,一个是满身重伤的布鲁斯•韦恩。监狱里的老者对韦恩说:“通往自由的一跃是无关力量的。”这一跃,是灵魂的一跃,但同时也是不完美的一跃。
蝙蝠侠的一跃:超级英雄的重新定义
  七年前,一部《侠影之谜》成为了好莱坞超级英雄换血重启的领头羊,更成为了当下大热的现实主义风格超级英雄电影的滥觞。2008年,续集《黑暗骑士》狂收十亿,蝙蝠狂潮席卷全球。从此,超级英雄不再是甩不掉卡通色彩的小儿科玩意,或是专供感官刺激的廉价过山车,而更多地成为了一种载体,一种叙事背景元素,而在这一外壳下真正想传达给我们的东西我们以前只在那些看了一半就睡着的深沉片子里见到过。诺兰的蝙蝠侠改变了评论界对商业大片的成见,更完成了对超级英雄题材的重新定义。黑暗骑士三部曲完整地表现了一个英雄成长的全过程:从克服恐惧、披上战袍,到自我牺牲、退隐暗处,再到自深渊中崛起,成为远比一个肉体凡胎的人更伟大的精神力量。超级英雄在此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真实感,他们不再是在高空飞来飞去只能仰望的偶像,它们开始有了凡人的恐惧和脆弱。《黑暗骑士崛起》中,诺兰表达了他对超级英雄本质的理解:超级英雄是一种信仰。在海天交界处的蘑菇云中,蝙蝠侠完成了由一个人到一种信仰的升华。布鲁斯•韦恩已死,蝙蝠侠却将永生。说到蝙蝠侠就必须提另一个人物:囧瑟夫扮演的小警官布莱克。在片中他的转变最为耐人寻味:蝙蝠侠走上个人英雄主义道路是因为对黑暗势力的仇恨,而作为蝙蝠侠的继任者,布莱克却是因为对正义势力的失望。在高谭大桥上布莱克与对岸警察争执博弈最后炸桥的段落是我认为唯一继承了《黑暗骑士》的黑暗属性的地方。而这也解决了超级英雄题材电影一直挥之不去的逻辑悖论:超级英雄的诞生是为了维护社会的法制与稳定,方法却是让自己超脱于法治之外。有这样一个仅受自己的道德准则约束的人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又何谈社会的稳定呢?布莱克的转变给了这个问题答案:现存的社会体系是不完善的,因为人性在很多极端时刻都是丑陋的。超级英雄的存在就是补上这个谁也无法解决的缺口,就算在很多人看来超级英雄是灰色的,甚至是邪恶的,但那也是如贝恩说的“必要的邪恶”。
  贝恩的一跃:彪悍反派的出色塑造
  诺兰自己也承认,《黑暗骑士》的巨大成功是出乎他的意料的。这个不在意料中的成功在给了诺兰全球性的声誉的同时也给了新反派扮演者汤姆哈迪山大的压力。全世界的影迷都在期待着续集能超越前作,更准确说是新反派能超越亘古绝伦的至尊反派小丑。不得不承认的是,汤姆哈迪失败了。不仅因为希斯莱杰癫狂而又缜密的表演实在是难以超越,还因为《黑暗骑士崛起》三部曲终章的特殊地位。《黑暗骑士》作为系列第二部获得了难得的自由发挥空间,让细致地表现小丑颠覆性的世界观成为了可能。而在其他方面,《黑暗骑士》根本就不是合格的第二部,它没怎么承前,也没怎么启后,就算把这一部单独拿出来观赏,在情节上也基本没有什么不完整的感觉。这也就是很多人先看了神一样的第二部,然后顺手就把第一部也一起神化了的原因了。《黑暗骑士》还有另一个大问题:它跑题了。蝙蝠侠的光芒完全被小丑盖过,这或许能让一部电影登上神坛,却很难让这个电影系列长久发展下去,尤其是在这个出尽风头的配角的扮演者偏偏又去世了的时候。因此在《黑暗骑士崛起》中,诺兰必须要让重心回到蝙蝠侠身上来,要在终曲中给这个人物一个最后的交代。因此,反派在这部电影中就处于一个很微妙的地位:他既要让那些冲高智煞神来的观众觉得值回票价,又要保住主角的核心地位。更要命的是,他还要还戴着一个大面罩,只能用眼神来散发气场和表达感情、、、、、、如此一想,汤姆哈迪实在是有劲发不出,也不能发出。贝恩这个角色能达到我们看到的这样的效果,已经证明了哈迪天才的演技了。同时诺兰也深知复制自己必死无疑的道理,于是我们在贝恩身上看到了小丑不曾拥有的人格的复杂性:爱情。在这里我无法不对汤姆哈迪传神的表现竖起大拇指:片尾米兰达显露自己忍者大师女儿的真实身份并道出贝恩拼死保护自己逃出监狱的往事时,那闪动在贝恩眼里的泪光让他的形象不仅只是一个冷酷的破坏机器,而是一个和蝙蝠侠一样的真实可信的立体形象。但我们也必须看到,贝恩在思想上是有着明显的硬伤的。《黑暗骑士》中,小丑的无政府主义和人性本恶的理论让“光明骑士”哈维登特堕落为双面人,也险些动摇了全世界观众的世界观。对比来看贝恩,我们很明显地可以感受到贝恩思想上的单薄和肤浅。贝恩关于阶级矛盾的看法简单粗暴:仇富。他口中的革命并非人民的革命,而是暴徒的革命,他口中的民主在“以流放的方式执行死刑”一场戏里也表现出了其虚假性和欺骗性,他在黑门监狱前的所谓的革命演讲也不过是某主义早已喊烂了的众多口号。这样的一个形象更像是一个油嘴滑舌的政客,很难像小丑那样逼着你去反思社会、反思自己,更难以让观众对他由恨生爱。最后关于贝恩的结局我要说两句。不少评论都认为这样一个牛叉闪闪的反派最后被极其简单地一炮轰死实在草率荒唐,连一个死亡的镜头都不给。这些观众很明显对前两部不够熟悉,除了哈维登特必须切切实实地死了以推动剧情,哪个反派诺兰给过死亡镜头了?当断则断,贝恩这样的结局简洁有力,但同时也失去了让人回味的余地。总之一句话:贝恩的塑造是十分出色的,就算他有不尽如人意之处,那也是为了整个系列所做的牺牲。
  诺兰的一跃:个性导演的必然妥协
  相信很多人看完《黑暗骑士崛起》都有这样一种感觉:刚看完激动得涕泗横流,但过一段时间再品品却感觉味道不对。不可否认它精彩震撼,但总感觉不是当年的克里斯托弗•诺兰了。诺兰凭借之前的七部作品奠定了他特立独行的个性导演的地位,成为在好莱坞“站着把钱挣了”的典范。之前在《黑暗骑士崛起》筹拍过程中,诺兰毅然拒绝3D而坚持自己2D加IMAX的独特品味,更赢得掌声无数。但从现在的成片看来,诺兰对自己的独特品味的坚持也仅止步于电影的格式上了。好莱坞是个大滚筒,它会逐渐以不可抗拒的力量磨去一个人身上的尖角,因为所有人在这里都必须遵守一个生存法则:金钱至上。《黑暗骑士崛起》是好莱坞工业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标准合格产品,没有只有逻辑狂和装逼青年才会捧场的非线性叙事,没有完全猜不到故事走向和结局的独特构思,没有让人愁肠百转的悲剧式情感,取而代之的是完全公式化模板化的叙事和布满各种商业片俗套的结尾。虽然诺兰对影片节奏、平行蒙太奇和前后呼应方面的掌控依然绝对精准,但作为一个喜爱诺兰的观众,我无法对这次诺兰对商业的过多妥协做出什么赞美。《黑暗骑士崛起》是一部绝对一流的商业大片,但却是诺兰逐渐被同质化的产物。
   观众的一跃:疯狂行为的理性反思
  “诺兰出品,必属精品。”在《黑暗骑士崛起》上映前,这是无数影迷还没看就坚决捍卫影片口碑的理由。这种狂热不仅在国外的烂番茄网上引发了死亡威胁事件,在国内也让这部只有少数人翻墙先睹为快的电影一度登上了时光网电影评分排名第一的宝座。现在电影已经摆在大众面前,是时候对我们疯狂的崇拜进行反思了。事实证明:根本就没有应该被贡在神坛上的电影,也没有该被贡在神坛上的的导演。一部电影永远都不可能在各个方面做到尽善尽美,一个人也是这样。你永远都不能要求一部电影或一位导演成为全世界观众的神祇,但你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神祇,这样就够了。《黑暗骑士崛起》注定会成为在影史上留名的电影,不仅因为一个伟大系列的终结,更因为一起枪击案成为全世界电影人反思暴力犯罪题材的开始。而这也成为国内引进在长时间内悬而未决的重要原因。不可否认,《黑暗骑士崛起》在题材上相比其他好莱坞大片要敏感得多,其反映的所谓的血腥暴力和对社会革命的鼓动令国内不少人视其为洪水猛兽。但我们看过之后会发现,影片简直太和谐了。没有血肉横飞,没有少儿不宜,更没有令有关领导极端不舒服的政治教唆。虽然《黑暗骑士崛起》很明显是一部充满政治讽刺和象征意味的电影,但我们很难断定其矛头指向的具体目标。有国内观众一口咬定这反映的是两大阶级间的斗争,而贝恩统治高谭的数十天就是我国某段十年特殊时期的缩影。我想问这些人:你们是自己作贱自己上瘾了吗?从监狱里逃出来的罪犯也算一个阶级?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难道就不严重吗?为什么每当有人锻造出一把仅供观赏的刀的时候总是有人迫不及待地抢过来往自己身上扎呢?这种现象背后反映的心理难道还不足以引起反思吗?
  关于影片的配乐我觉得有必要单独美言几句。如果在《黑暗骑士崛起》中要选一个绝对完美的方面的话,汉斯季默的配乐当之无愧。雄浑的人声加上激昂的打击乐形成了难以言喻的震撼效果,如果十多年后有人记起这部电影,最先浮现在他脑中的一定是贯穿影片的“Deh-Shay, Deh-Shay, Bah Sah Rah. Bah Sah Rah!”
总而言之,《黑暗骑士崛起》是一部近几年难得一见的商业大片佳作,其在各个方面均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成就。它给了一段传奇一个伟大的终结,给了电影内外的人一种信仰。但这是克里斯托弗•诺兰,我们还想让他给我们更多。诺兰选择了《黑客帝国》的终章所选的那条路:热闹好看,但渐渐失去了从前的锐气。我们不能说诺兰这次让我们失望了,但他的确可以做得更好。
在一切尘埃落定的结尾,在布鲁斯韦恩的墓碑前,戈登局长缓慢而低沉地读出了狄更斯名著《双城记》中结尾的句子:“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我现在已做的远比我所做过的一切都美好;我将获得的休息远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也是最好的时代。这是黑暗的深渊,这也是英雄的黎明。当只知窝在家中的弗利最终走向战场,当一直苦心维持着建立在谎言上的正义的戈登最终直面真相,当本可以溜之大吉的赛琳娜最终调转战车站到蝙蝠侠身边,当一直期望着韦恩重新过平常人的生活的阿尔弗雷德最终在佛罗伦萨的咖啡厅和赛琳娜身边的他点头微笑,当布莱克扔掉警徽走进蝙蝠洞,并在蝙蝠群的围绕中缓缓站起身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完成了自己灵魂的一跃。这样的一跃或许并不完美,但已足够让我们感动;这样的一跃或许称不上伟大,但已足够让我们震撼。侠影已远去,战车已停熄,但传奇还远未终结。在高谭大桥上蝙蝠形火焰熊熊燃烧的瞬间,崛起的不仅有见证这一史诗般时刻每个人,还有我们这个时代。
night Knight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二部在第一部的伏笔中出场,黑暗骑士在IMDB上曾超过《教父》的9.5的史上最高分。这部也被众多影迷奉为永恒。
开头就给我们表现了小丑军团为了金钱互杀的场景,而小丑成了最后的成功者,也揭开了这部里joker的恐怖之处。从开头,超级英雄的合法性开始遭受质疑。因为他的打击犯罪和审判都是建立在个人的意识形态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因此,一旦蝙蝠侠的道德与人类相悖,哈维邓特的悲剧将会在韦恩的身上重演,同时,当打击犯罪的行为不得不以犯罪行为来执行时,蝙蝠侠必然会复制影武者联盟的做法。这也是整个三部曲为什么要讲最后世界终将不需要蝙蝠侠的原因之一。
影片开头的哈维法庭场景,硬币的出场其实在暗示哈维并没有完全的准则,双面人的心理隐患终将在结尾显露,这部场景依然顺带讽刺了下天朝。不过哈维还是说对了一句话“要么作为英雄而战死,要么看着自己被逼成坏人,蝙蝠侠自己也希望有人继承衣钵,自我隐退”。
影片核心的脉络是,小丑不断刺激哈维•邓特和蝙蝠侠这两个“正义的化身”,甚至希望哈维•邓特将自己击毙,蝙蝠侠将自己杀死。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和他一样了,他们所信奉的正义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表演而已,而真正掌握这个世界的,还是小丑。小丑的做法,强迫世界接受他的价值观,有点类似与七宗罪里的变态杀人犯。(关于小丑的分析,推荐武老师的登于广州日报的影评,豆瓣地址: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629723/。)
当小丑逼的蝙蝠侠必须出来时,市民逼蝙蝠侠出来的表现,跟黑镜第二部里的场景很像,其实在所有的现实,狗血或者部狗血的电影,到处都是类似的人性丑恶发生,每个角落都能找出相似的场景。
而影片的结尾,现实中的结局,必将以一方的死亡作为结束。但诺兰还是决定在这部充满黑暗气息的影片中给观众留下一个光明的结局。
而黑暗骑士,在悲情激昂的音乐中绝尘离去。

壮观辽阔的世界景观和气势磅礴的背景音乐似乎早已成了诺兰的商业片儿里的标志性元素。第一部的群众场面更像生化危机,第二部群众场面像2012,第三部就像某国的文*革了。
影片中的大反派,贝恩攻占监狱把城市还给人民场景借鉴了法国大革命以及攻占巴士底监狱的一些桥段。而背后是贝恩的阴谋和欺骗,试想一下,这伙人上了位,素质和独裁,他们只可能更腐败。投影到现实生活中。。。。。。防敏感,不多说。
发动流氓无产者打破私有制的描写,对私设公堂以正义之名行专制之实的描写,隐喻的东西,才过去50年,防敏感,不多说。
当整个城市变得更混乱时,猫女才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storm结果。对民主独裁的追思,这么多内容与意义,这么多历史与联想。而电影受限篇幅,只能浅尝辄止,留给观众自己思考的空间。
玛丽昂的角色并没有大的出彩,只是解决了影片必须要有悬念的设定。
影片另一个角色是猫女,安妮海瑟薇的确是太漂亮了,虽然篇幅不多,但是非常惊艳。而蝙蝠侠给她的信任,最终升格为爱情。
最后,Gordon在蝙蝠侠拉着核弹飞走前,问他是谁,因为人们需要知道是谁救了他们,蝙蝠侠对Gordon说,你曾经把大衣披在一个孩子的肩上,任何人都可以是英雄。第一部里戈登给小韦恩披上大衣说“that is ok”时,其实没有多少感动到,但这个电影的奇妙之一就是让你到了第三部,会为第一部的这个场景感动。

当Fox发现战机的自动驾驶被修好了,他的嘴角泛起微笑;当Gordon惊觉蝙蝠标志被摆回去了,当alfred蓦然看到远处安详和咖啡的韦恩和猫女(其实看到最后我多害怕结局跟盗梦空间一样,只拍管家的表情,搞个开放性结局,幸好镜头一转,少爷和猫女安安稳稳地坐在那儿),我知道,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尾了。
最后一幕是Robin站在逐渐升起的蝙蝠装备台上,然后电影结束,黑屏,紧接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是这部电影的名字:The Dark Knight Rises!!!真的完美落幕了。
我不知道它是否超越了前一部,但我知道它讲了一个伟大的人的伟大故事。而伟大终将归于平凡,伟大也必将有人传承。

自己写的第三部影片,花了半天时间,为了写出来又把前2部看了一遍。

很遗憾多少年前错过这么好的电影,又很幸运,多少年前没碰到,因为不需要看完一部去苦苦等待四年的漫长时间。
也为了不苦等漫长的几十天看枪版,我决定去影院把终章看完,因为,黑暗骑士崛起。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能把你平日苦苦思索,身心所有的矛盾,以及无法表述和明状的想法,用一个载体完整的表现出来,而诺兰就是他们中的天才。
刚开始对诺兰印象深刻是在inception后,这部电影的内涵以及延伸的寓意和高度就不用多说了,后来喜欢淘一些cult的电影看,当时就在想,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诺兰能拍出这样的电影了。当结尾打出的一行字“Christopher Nolan”后,从此奉为神人,而此后看的每一部诺兰的电影也从未失望过。
原谅我,一周前我还没有看过诺兰的蝙蝠三部曲中的任何一部。一直对超级英雄的电影不感冒,但事实是网络上的任何时间,任何遗失的角落里,都能看到对诺兰蝙蝠前传的好评,是有点吃惊的好评。伴随这些溢美之词,又正逢终章上映,我决定去看看前2部是否如传说般。

第一部在小韦恩的奔跑中的一句“Rachel,let me see”中开场,熟悉的诺兰手法,一个伟大的系列电影由此开始。
前部的中国场景很多(其实诺兰的电影很多都多多少少,直接或间接的影射天朝)。在《侠影之谜》中,诺兰批判了单一意识形态政治,在影片中影武者联盟流传百年,以消除罪恶为使命,每当文明满足他们所谓的腐朽标准后,就将其毁灭。在这里,诺兰以影武者联盟来影射当代中国是显而易见的,影武者联盟很像源代码里的那个的变态杀人犯(PS:我不再怀疑某游戏里的忍者的确有在向影武者以及这部史诗作品致敬)。
从自我恐惧、内疚到自我放逐,到从师忍者大师,再到自我回归和自我完善,这一部让一个完整的蝙蝠侠出场,以及呈现让人震撼的蝙蝠和他的一切。从此,老警长的楼顶多了盏蝙蝠灯。这个真正称得上高富帅的人开始践行这瑞秋给他的那句话“what you do that defines you ”。而在这部的最后,也暗示了那句“有一天这个世界终将不再需要蝙蝠侠”,而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自我回归,就像第三部里最后的场景。

本文由必赢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港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只做诺兰的脑残粉,黑暗骑士崛起

关键词: